首页 八卦正文

超爱《大漠谣》中的九爷,想写一个完美的结局给他......

wangchaowh 八卦 2021-06-15 13:15:03 5 0

  关外的初夏干燥炽热,而又显得风尘仆仆 ,杏子已经下来了,路上到处都是卖黄杏小白杏的。九爷独自坐在二楼临窗的椅子上,就这么静静的坐着 ,低头看着楼下巷子里偶尔走过的人 ,那些蒙着面纱轻盈而过的少女,总是能让他想起那个俏丽的身影,那个已经永远不会在自己生命中出现的女子 。是自己辜负的自己 ,五年了,他虽然时刻都没有忘记过她,但他却刻意从不愿意表现出来 ,他的心已经碎成片片纸鹤,随着她飞去天涯海角了。渐渐的,眼角起来淡淡的水雾。 。 。。。 。

  “九爷”管家阿瑟尔声音自楼下响起 ,阿瑟尔人未到声音先到,“九爷,出现疫症了! ”阿瑟尔满头大汗的说。“什么?怎么回事?”“不知道 ,现在城门已经关闭,据说是从城外传进来的,有症状的人都已经被隔离在城东的凉棚里了 ,那里方圆2里不许人接近 ,官府派人去把守了,县太爷请派人来请您想想办法。”“知道了 。你先把我那个药方箱子拿来,我把方子写给你 ,你赶紧先抓药,煎药,给病人先送去。备车 ,我要亲自去看看。 ”

  虽然汉匈之间大的战争已经没有再爆发过,但是时不时小规模的冲突,以及两个民族 、不同部族之间的纷争一直没有停歇过 ,关外自然和天气坏境恶劣,百姓的日子非常艰难,这次的瘟疫可以说是一次天灾人祸的总爆发 。阿瑟尔看着九爷表面看起来镇静可是眼睛里充满焦虑的样子 ,明知道去现场看有被传染的危险,但他太了解主人了,他永远都不会以自己是否危险为衡量尺度的 ,他的心里只有这大漠中的百姓。阿瑟尔点了点头 ,匆匆下楼布置。

  凉棚外阵阵痛苦的哀嚎,孟西漠快速的推着轮椅一个个病人的看着,不时切脉、询问、思索 ,口鼻处捂着厚厚的围巾,额头上细细的汗珠,紧蹙的眉头 ,只有他才会把这些受苦受难的人放在心上啊,官府里的差人都离得远远的,不敢走的太近 ,是啊,谁不怕啊?这可是随时会死人的病,大概只有释难天敢这么接近病人 ,可能因为他是神吧 。

  九爷回来后就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阿瑟尔知道他一直在琢磨治疗的办法。虽然九爷一再强调这次瘟疫不是很严重,大家不必太过担心 ,但因为其传染性 ,还是不能轻视。从他又针对轻重不同的病人开出的几个方子来看,次瘟疫看来要耗费九爷不少精力了,可是他的身体 、他的腿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折腾啊 。正想着 ,药铺里的小伙计跑着过来说苍术和沉香已经不多了,照目前的剂量下去,也就是十天的量了 ,得马上通知九爷,毕竟大漠离中原地区路途遥远,进一批药材的时间少说也得一个月啊 ,原本的储存量是没有算上突发事件的,这下就难以为继了 。

  孟西漠如玉般的脸上表情凝重,他深知一定要赶紧控制疫情 ,否则大漠的4月风沙大,很容易传染疫病,他一面命阿瑟尔赶紧去联系驼队商户捉紧时间出发进药材 ,一面查阅书籍 ,看看有没有临时的缓解办法。他的屋子一夜灯未灭,弯曲的脊背似乎承载了太多复核和无奈,屋外的丝丝凉风透过窗缝钻进去 ,也算是对他的一种抚慰吧。

  “阿瑟尔 ”,九爷叫着早就候在门口的管家,“你赶紧把城里的赤小豆都买下来 ,按我写的法子给小凉棚里的病人煎服,大凉棚里的用原来的方子 。另外在凉棚周围小心烧艾叶和菖蒲以驱秽。我要亲自到伊列去,上次大哥说过伊列那里有很多经营药材的大商铺 ,而且伊列河谷有人种植草药,已经试种成功了,我本来这个月底要去看看 ,现在正好我亲自去一趟,找药性最好的药材,买好了就让人快马加鞭带回来 ,不会耽误事情的。让石伯和我一起去吧 。”

  安排好了医馆和控制疫症的一切事务 ,第二天一大早,天微微擦亮,石伯和九爷就赶着车出发了。经过这两天的折腾 ,九爷的脸色越发苍白,他轻轻的撩开车上的窗帘,在淡淡的晨曦下 ,他乌黑的头发和轮廓分明的脸都笼罩在淡金色的光华之中,清朗而又庄肃。石伯不敢把车子赶得太急,怕颠簸了九爷 。九爷的身子这几年越发弱了 ,可是他不愿意十分劳烦石伯,大量的事务都交给阿瑟尔去打理,阿瑟尔熟悉当地情况 ,而且正直肯干,同时又灵光忠实,实在是难得的好帮手 ,他之与九爷就象当年的自己与老爷一样 ,想到这里,石伯才微微露出了笑容。可是自从玉姑娘走后,九爷就几乎没有真正开心的笑过 ,除了看病就是看书,他似乎没有其他的任何爱好,就连笛子也绝少吹了 ,好像怕惊醒了沉睡的回忆,那苦涩难言的回忆啊……

  虽然是号称日行千里的大宛马,并且沿途都有接应的好马 ,但是因为路途的遥远,已经连续赶了三天的路。今天又是月亮还挂在天上就出发了,如今太阳慢慢升到了头顶 ,已经正午了,戈壁中的正午燥热无比,还好去伊列的路上偶尔还有几处水源 ,马儿可以及时补充水分 ,不然照这样跑下去,马儿都受不了,何况是人?九爷除了在车里喝点水之外 ,就是不停的掀开帘子向外面望,他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的叹息总是一声声的从车内传来 。“少爷 ,您下来喝口水,舒活一下筋骨吧,这里的树长的挺茂盛的 ,树荫极好,您看那边的一处海子里的水蓝汪汪的,蛮喜人的 ,我推您过去洗把脸吧。”

  下了马车,举目四眺,好一个幽静的所在!孟西漠赞叹着对石伯说:“石伯 ,你把我推到前面的洼地上就可以了 ,我自己洗洗脸,你把马签到边上,让马儿也喝喝水 ,吃点草,咱们稍作休息就赶路吧。 ”石伯应着忙去了 。关外的环境可以说是变化莫测,前几年的湖泊可能过几年就成了干涸的戈壁滩了 ,可是去年只有几丛骆驼刺的地方由于雨水的点化可能今年就会成为一片清澈的海子,自然四周也会得益于这片水,而变得一片生机勃勃 。从眼前的这片小小绿洲的位置就可以看出是刚形成不久的 ,四周一片安静,但是周边的高高的簇簇红柳确实红嘟嘟的摇曳着,芨芨草和骆驼刺郁郁葱葱的布满了海子的周边 ,海子被四边的沙土围着,而且还天然形成了三道弯,形状竟比月牙泉还奇妙些 ,颜色更极是好看 ,蓝 、红、土黄、绿,全是耀眼的色彩。

  坐在轮椅上,将手巾打湿了 ,凉凉的敷着脸,享受着片刻的宁静。突然,一阵轻轻的人语打破了这种宁静 ,这是什么地方的方言,为什么我听不懂,九爷可以说是精通西域多部的语言 ,就算是不太懂的也大致能听出是西域的语言,可是这几句话却是与他所知道的语言完全不同的语系!孟西漠顿时觉得脊背僵硬,他用力的把轮椅推出浅坑 ,顺着声音缓缓而去 。转过两道弯,正好撞上一双妙目也朝他来的方向看过来,看来是他也惊动了对方。那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女子 ,正光脚站在岸边的浅水里 ,手里拿着小块黄绢,惊讶的望着他。这是一张美的令人窒息且有些诧异的脸,较之西域人皮肤更为白皙透明 ,头发被头巾覆盖,鬓边几缕微卷的浅栗色发丝露了出来,五官立体分明的仿佛最好的匠人用美玉细细雕琢出来的 ,美貌浓而秀,大而圆的眼睛却不是漆黑的,在阳光下闪着琥珀色的光芒 ,鼻梁高挺,鼻翼很窄,嘴唇却是丰盈的 ,仿佛晨露下的月季花瓣一样,这样的五官衬在小小的脸庞上竟然显得有些英姿勃发 。身上穿的衣服样式可是非常怪异,水蓝色的丝绸柔柔的服帖在身上 ,可是那算是什么衣裳呢?短衣短的露出一小截雪白的纤腰 ,长裤很宽阔的裤脚,此事也贴在看起来很长的腿上。此女子的身量极高,甚至于比一般的西域男子还高些!慢慢的 ,那个女子打量了他一会儿,发现他是个坐在轮椅上面如冠玉,还有些瘦弱的青年 ,脸上虽然带着些许诧异,却无法掩盖他高贵清冷的气质,嘴角牵动了一下 ,一个有些自嘲的笑浮现在她的脸上,那令她的美有点玩世不恭了。

大漠美的结局一个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

最近发表